深圳市兰洋科技有限公司
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全球油气贸易格局的“变”与“不变”

发表时间:2022-12-15 16:54来源:国际燃气网

全球油气贸易格局进入深度调整期,主要体现在供给侧结构、价格机制、中东地位、贸易合同模式等四个方面的“变”。

中长期全球油气贸易格局有三点基本不变:全球石油天然气贸易大趋势不变,对中国天然气市场的信心不变,与油价挂钩的天然气定价机制仍占主流。

“世界天然气市场看亚洲,亚洲天然气市场看中国”。

当前,国际油气贸易市场形势可以用“四期叠加”来形容,即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叠加世纪疫情持续发酵,再叠加严重的地缘政治危机,还叠加300年未有之能源大转型(从18世纪20年代开始使用煤炭并进入工业社会开始)。特别是地缘政治危机对全球能源格局的影响,应该说是颠覆性的。

全球油气贸易格局进入深度调整期

目前,能源成为美国、欧洲、俄罗斯和中东斡旋博弈的重要筹码,全球油气贸易格局进入深度调整期,主要体现在四个“变”。

第一,供给侧结构之变。受地缘政治影响,美国和俄罗斯作为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石油天然气生产国,作为全球油气市场供给侧的主要玩家,地位此消彼长。一方面,美国作为强势崛起的天然气出口新秀,正在加快赶超卡塔尔、澳大利亚、俄罗斯等老牌出口国,在全球天然气供应中的地位不断提升。截至10月,美国液化天然气(LNG)液化能力已达8931万吨/年,超越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第一大液化生产国。1-10月,美国LNG出口量为6623万吨,同比大幅增加17%,基本追平卡塔尔、澳大利亚。与此同时,美国石油产量和出口量创出新高。1-10月,美国原油出口量为343万桶/日,同比增长18%。

另一方面,俄罗斯上游生产和出口被大幅压减。由于对欧洲管道气(比如北溪-1管线)出口急剧下降,上游生产被大幅压减。1-9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天然气产量3133亿立方米,同比减少17%,降幅达642亿立方米。预计全年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同比下降约700亿立方米左右。与2月相比,9月俄罗斯通过海运出口到欧洲的原油下降115万桶/日。俄罗斯对欧洲的管道油出口目前已下降至不足30万桶/日的水平。俄罗斯与欧洲近半个世纪以来形成的欧亚大陆规模最大的油气流在地缘政治冲突下即将彻底中断。

第二,价格机制之变。一直以来,我们认为美欧国家崇尚自由市场经济,不会强制干预公平买卖和交易价格。然而,这次在“政治正确”的裹挟下,美西方开始对俄罗斯油气等大宗商品的出口价格设置上限。9月初,七国集团(G7)在美国的主导下,对俄罗斯石油价格设置上限达成协议,实行限价机制,并将于12月5日开始实施。需要说明的是,对于具体的限价方案,仍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解决和达成共识,落地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第三,中东地位之变。危机推升了中东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中东迎来过去少有的战略主动。2011年以来,中东国家开始注重“向东看”,亚太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一直是关注的核心。如今,在新的形势下,欧洲多国领导人纷纷奔赴中东各大产油产气国寻求合作,中东地区成为“香饽饽”,开始“东张西望”起来。作为全球油气资源的传统主力供应地区,中东更能发挥机动生产商的作用。

今年1-10月,卡塔尔向亚洲出口天然气4763万吨,同比增长5%;向欧洲出口1745万吨,同比增长27%,增速较亚洲高出22个百分点。目前按照已签合约,卡塔尔70%的LNG资源出口向亚洲。但2025年后,卡塔尔北方气田液化项目将上线4800万吨/年的产能,计划50%供应欧洲,50%供应亚洲。另一方面,沙特不顾美国颜面,开始会同俄罗斯“任性”减产。10月5日,第33次欧佩克和非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决定,自11月起,将原油总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此举在全球引起轩然大波,被认为是沙特“向美国背后捅了一刀”。

第四,贸易合同模式之变。危机导致国际油价创近14年来的新高,1-10月份的欧洲天然气价格更是同比上涨了近300%,导致LNG现货价格大涨,且上涨速度明显超过油价。为了规避LNG现货价格持续高位,与油价挂钩的长约合同(take or pay)签约量迅速回暖。

一是长约合同的合同期趋长。今年以来,全球新签长协量超过6988万吨,其中15年以上的长期合约占比89%,较上年提升26个百分点。二是长约合同贸易的目的地趋灵活。由于大部分的新签合同来自美国,灵活目的地合同占比显着回升,从上年66%提高至86%;77%新签长协与HH气价(北美地区亨利港标杆价格)挂钩。三是长约合同价格趋高。在当前供应趋紧的市场形势下,与油价挂钩的斜率从10%~11%再度回升至12%~13%。

中长期全球油气贸易格局三点基本不变

虽然地缘政治冲突相当程度上改变了全球油气贸易格局,导致市场瞬息万变,但中长期看,仍有以下3点基本保持不变。

第一,全球石油天然气贸易大趋势不变。几十年来,全球形成了中亚俄罗斯和中东、美洲(北美和中南美洲)这两大油气供应带与亚太(中国、印度、日本、韩国等)、北美(美国)和西欧这三大消费中心的“全球跨区贸易”格局,这种格局具有很强韧性,不会改变。

近年来的全球石油贸易规模增长仍快过需求增长。2021年,全球石油贸易量为6696万桶/日,占石油需求比重达71.2%,相比2000年提高15个百分点。亚太仍将是未来最重要的石油净进口地区(净进口量超过12亿吨),中东是最重要的石油净出口地区(净出口量超过10亿吨)。未来一个时期,中东和亚太的资源与市场互补性最强。

管道气贸易仍是主流。俄欧紧密的能源贸易关系已遭破坏,欧洲加快能源“脱俄”,通过大幅增加LNG进口等方式弥补俄罗斯管道气减量,全球天然气贸易结构发生显着变化。跨区管道气贸易量下降,LNG贸易量持续增加。1-10月,俄罗斯出口欧洲管道气567亿立方米,降幅达545亿立方米。全球LNG贸易量3.35亿吨(折合467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其中欧洲进口1.04亿吨,同比大幅增长64%。预计未来全球天然气贸易量将持续增长,2030年达到1.7万亿立方米。由于LNG贸易的海运航线风险较高,而管道气具有更好的稳定性,未来仍将占主流。预计2030年管道气贸易占比52%,LNG占比48%。在管道气贸易中,要充分平衡好供应国、过境国和进口国的地位和权益。

第二,对中国天然气市场的信心不变。“世界天然气市场看亚洲,亚洲天然气市场看中国”。天然气作为最清洁、低碳、灵活的化石能源,是补位煤炭退出的关键能源,是改善中国居民用能需求、推进城乡建设绿色低碳转型的优质能源,是支撑新能源规模发展的重要调节性能源。中国天然气需求仍将快速提升,预计2035年消费量将达到6000亿~6500亿立方米,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和市场空间。

此外,中国仍是全球石油需求重要增长来源。发达国家石油需求峰值已过,比如德国,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实现碳达峰。在中国,随着大型油气企业“减油增化”加速推进,化工用油拉动石油需求增长。2030年前,中国石油需求预计达到7.8亿吨左右峰值,比2020年提高1.1亿吨。

第三,与油价挂钩的天然气定价机制仍占主流。多年以来,天然气行业一直使用与油价挂钩的长期合约。随着美国加大LNG出口力度,与HH价格挂钩的长协合同增多。但今年以来,HH现货价格波动幅度加大,1-9月HH现货均价6.7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上涨87%,加大与HH挂钩合约价格的波动。此外,部分长协探索执行与日韩JKM挂钩的定价机制,但由于近年来全球天然气现货价格波动剧烈,价格风险也较大。因此未来长协签署仍以与油价挂钩为主,规避价格大幅波动风险。

现代石油工业已走过了160多年的历史,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拥有显着全球化特点和需要国际合作的产业。即便在一战和二战的人类“至暗”时刻,国际油气合作的纽带依然没有彻底中断。有理由相信,尽管面对重大挑战,但合作仍然是主流,因为油气资源、市场、技术、管理和资金的不平衡决定了这些要素之间的流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分享到:

 公司地址:深圳市龙岗区联李东路8号赛为大厦12楼
   联系电话:0755-88836815      传真:0755-84160419     邮编:518116